今天是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公司新闻

劫持上亿贷款?多名农牧民称被蒙羊公司“套路

  声称遭遇套路贷的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农民程贵斌。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以购买羔羊或饲料、扩大养殖规模的名义,让养殖大户申请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贷款,并以合作之名,“劫持”这些贷款,挪作他用,还拖延不还,致多家农民合作社的负责人、养殖大户背上巨额债务,被起诉,被法院执行……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多位农牧民向澎湃新闻反映了前述遭遇。

  据不完全统计,前述贷款事件波及内蒙古自治区多个盟市:呼和浩特市、巴彦淖尔市、乌兰察布市、包头市、鄂尔多斯市……涉事农牧民和农民合作社已超过15家(人),贷款总额上亿元。他们都是当地的致富带头人,曾经小有积蓄,如今却债务缠身,成了“负翁”,个人征信也受到影响。

  35岁的曾小强有同样的遭遇,他说,“如果不是蒙羊公司(做担保),以我自己的能力和资产,它们(银行或网贷公司)会给我贷那么多钱吗?”

  但值得注意的是,据多位农牧民描述,这些贷款批下来后,要么是直接打给了别人,如 “蒙羊公司”,而非农牧民;要么就是刚打进农牧民的支付宝或银行账户,很快就被别人转走了,如 “蒙羊公司”。他们连一分钱都没见到,也没用到,却被起诉、被执行,被要求还贷。“合同上的字的确是我签的,但这是我的贷款吗?”

  “蒙羊公司”指的是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或其多家子公司(统称“蒙羊公司”),“它们”则是重庆海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海尔小贷公司”)、浙江网商银行(蚂蚁金服)、巴彦淖尔河套农村商业银行(简称“河套农商行”)等。

  据农牧民介绍,贷款是蒙羊公司让贷的,钱也是蒙羊公司用掉的,说是要专款专用,给买羔羊、买饲料,但一点没见到;协议也是蒙羊公司拿来让他们签的,自始至终没见过网贷公司或银行的人;让农牧民单方面签好就拿走了,没再给过一份回来。直到被起诉、被执行,他们还没见到蒙羊公司承诺的“贷款下来就给你们买羊、买饲料”。

  令人不解的是,虽然蒙羊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认使用了前述贷款——挪作他用,并承诺还贷,但至今仍未偿还。

  这种给农牧民造成巨额债务的贷款操作,到底属于经济纠纷,还是诈骗犯罪?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定性。澎湃新闻获悉,涉事农牧民虽然向蒙羊公司所在地警方——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多次报案,截至目前,警方尚未立案。

  这样的纠纷,到底是蒙羊公司正常经营活动中资金紧张所致的意外,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事先设计好的圈套?

  蒙羊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系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内蒙古自治区重点扶贫龙头企业、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光环满满。多位地方党政领导曾莅临该公司调研考察。

  天眼查显示,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曹旭升,注册资本34000万,注册地址是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盛乐经济园区。武世龙、闫树春等11人是该公司的主要人员。

  “(建议)找律师,找我没用。” 针对前述纠纷,2020年1月8日,蒙羊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曹旭升曾向澎湃新闻表示,他建议涉事农牧民走法律程序解决该纠纷。他自己也是被告,也是受害者,他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成了担保人,他称这件事得问公司经手的工作人员。9月14日,澎湃新闻再次致电曹旭升,但电线日,蒙羊公司原高管、子公司法定代表人武世龙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他已经辞职,秒速飞艇大平台对于借贷一事,拒绝回应。

  36岁的康学东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的一位农民,养羊多年。在与蒙羊公司合作前,他和家人在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前旗经营着自家的养羊场,小有积蓄。2013年9月,他和南丰等村民一起,成立5个社员组成的农民合作社——察右XXXX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简称“察右合作社”)。“以前营生还不错,行情好时,一只羊能挣100元左右。”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称,法院审理后认定,2017年4月21日,经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推荐,被告察右合作社向原告海尔小贷公司申请借款,并签订《公司额度借款合同》(简称“《借款合同》”),约定贷款额度150万元。“2017年11月14日,原告海尔小贷公司出具《借款借据》,载明放款账户户名蒙羊肉业有限公司……借款用途购买羔羊。”

  康学东说,这笔贷款实际是蒙羊公司使用的,海尔小贷公司把150万元直接打到了蒙羊公司账户上。蒙羊公司说要给他买羊,扩大养殖规模,但随后,他一只羊也没见到,也没见到这笔钱,“钱没花到我们身上。”“我自己去借的线万?我没那么多资产。”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康学东目前已被列为“被执行人”,立案时间是2020年7月10日,执行法院是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

  康学东称,贷款是蒙羊公司的人主动找到的他,说给他贷款买羊,他就是想多养点羊。

  养育肥羊,蒙羊公司拉走屠宰,“(当时)行情不好,赔了。2015年-2016年,没合作。”2017年,蒙羊公司又找他养羊,这是蒙羊公司第一次找他让他贷款,他没想到就栽了。蒙羊公司的工作人员林斌过来和他签的合同,林斌当时说是这种模式——让康学东贷款,款子打给蒙羊公司;蒙羊公司给康学东羊,康学东养好,他们拉走屠宰、结算,他们还贷款。但合同是空白的——蒙羊公司没签,海尔小贷公司没签,让他一个人先单方签的,然后就把合同拿走了,再没给过他。贷款的整个过程,他没见过海尔小贷的人,贷款就批下来了。“为什么要把贷款打给蒙羊公司,而不是我?林斌解释说,是海尔小贷公司对养殖户不放心。如果我不同意海尔小贷公司直接把款打给蒙羊公司,就合作不了。我只能同意。但我没想到:蒙羊公司用了款,却没给羊,连贷款也没还。”

  判决书载明,康学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察右合作社辩称,从贷款到还款,都是蒙羊公司一手操作;“2017年蒙羊肉业公司总经理武世龙和公司的工作人员去往我们合作社,商讨贷款养殖一事。和我们合作社签订借款合同的是蒙羊肉业公司的林斌,没有任何海尔小贷公司的人员”;“(和林斌当时)签订的是空白的格式合同,合同当中加横线部分当时是空白的,没有填写内容,至今也没有相关的合同文本给(过)我们”;在贷款过种程中,不论是海尔小贷或是蒙羊肉业公司从未向贷款户提供任何贷款合同、放款通知、还款计划;察右合作社没有授权海尔小贷公司,要求将贷款发放给蒙羊肉业公司;海尔小贷公司在放款过程中,存在明显的瑕疵行为,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康学东称,蒙羊公司曾向他出具一份承诺书,承诺150万元本金加利息由蒙羊公司归还,但没兑现。

  一份盖有蒙羊肉业有限公司公章、落款时间为2019年2月2日的《承诺书》显示,蒙羊肉业有限公司向康学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察右合作社承诺,重庆海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本金15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等,主张损失数额全部由蒙羊肉业公司负责偿还清偿,与察右合作社无关,因此给察右合作社带来相关一切损失由蒙羊肉业公司负责承担责任。

  判决书显示,蒙羊公司也曾向重庆市渝中区法院作出类似的情况说明,但该法院仍然判决察右合作社还款。被告蒙羊董事长曹旭升、武世龙未出庭。

  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察右合作社及其法定代表人康学东在该借款借据上签字盖。”“借款用途购买羔羊。”2017年4月21 日,察右合作社向海尔小贷公司出具《委托划款通知书》称,

  海尔小贷公司未就此向他和察右合作社核实。贷款过程中的所有合同都是蒙羊公司提供给海尔小贷公司的。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应受法律保护。《最高额保证合同》《公司额度借款合同》《客户推荐函》《担保确认清单》《情况说明〉〉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原告海尔小贷公司按约发放贷款后,被告察右合作社未按约履行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告海尔小贷公司有权要求被告察右合作社偿还欠付的贷款本息,并按照合同约定计收逾期违约金。”蒙羊公司等相关方与海尔小贷公司签订的《最髙额保证合同》约定,对该公司出具《客户推荐函》《担保确认清单》推荐的客户的贷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依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前述判决书显示,法院审理后认定,上述贷款分别于2017年12月14日、2018年1月14日 、2018 年2月14日、2018年3 月14日按月偿还利息15000元。截至2018年11月6日,涉案贷款尚欠贷款本金150万元,利息30000元。

  康学东称,前述三笔利息是蒙羊公司还的。虽然他本人对贷款过程和合同提出诸多异议,但法院还是判决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察右合作社偿还150万元的贷款及利益和违约金,他本人及蒙羊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前述《民事判决书》显示,2019年12月27日,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察右合作社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重庆海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逾期违约金;被告康学东、被告蒙羊肉业公司、被告蒙羊种源科技有限公司、被告呼和浩特锡大农牧产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被告闰树春、被告曹旭升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这150万,现在却让我还款?我有这样的还款能力吗?”康学东觉得不公平。当了解到多家农民合作社和养殖大户有同样的遭遇,康学东才觉得自己上当了。

  “这就是个套路,拿我们当替罪羊。蒙羊公司用贷款,让我们还款,让我们当冤大头。”“‘买羊’是诱饵,引我们上钩、签字。”康学东说。

  除了康学东,叶利(化名)、秦利军、徐美义、刘福成、曾小强等农牧民也分别向澎湃新闻提供了相关民事判决书,贷款过程和细节如出一辙,他们都是连一份完整的贷款合同都没拿到。他们认为自己遭遇了蒙羊公司“套路”。

  蒙羊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自称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农业农村部公布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自治区扶贫龙头开发企业,光环满满。多位地方党政领导曾莅临该公司考察调研。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政府官网2016年10月25日发布的消息称,近日,农业部等部门下发的关于递补111家企业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的有关通知,在自治区农牧业产业化领导小组推荐的基础上,通过专家评审、联席会议审定和媒体公示,决定蒙羊公司被递补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农业农村部乡村产业发展司在农业农村部官网2020年2月27日发布《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名单》显示,蒙羊公司位列其中。

  该公司官网称,该公司于2012年5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1亿元,随后布局完成了包含优质肉羊良种繁育、生态规模化种养殖、标准化生产深加工、全程冷链物流体系、全国终端渠道覆盖在内的绿色生态全产业链,并以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的发展模式以及全新互联网思维的整合融入,一跃成为了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世界肉类组织成员、自治区扶贫龙头开发企业、中国肉类协会常务理事单位,荣获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

  康学东称,蒙羊公司曾向他出具一份承诺书,承诺150万元本金加利息由蒙羊肉业公司归还。

  2018年3月22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该县2家企业入围2018全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500强,分别是蒙牛公司和蒙羊公司。其中,蒙牛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537.8亿元,排名第6位;蒙羊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18.5亿元,排名第240位。

  该网站消息称,龙头企业是最具创新活力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关键,对于引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促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重要作用。目前,我县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已达3家,分别是蒙牛、宇航人、蒙羊。

  据和林格尔县政府官网消息,2016年8月12日上午,蚂蚁金服与中华保险一行人赴我

0371-888-888
扫一扫,添加微信